【剑道】西窗凉月 现代paro番外2

>>无痛症男友饲养手册


说好的小甜饼我怎么写到后面又想搞事(×

……放心我真的把刀子锁起来了我一点都不想为了搞事重新构世界观



2.那个把人脑补成弱智的,滚去注孤生吧

 

  白星澜拎着一袋零食去敲叶寒晓家的门,刚扣了两下就被门框上别着的对讲机吓了一跳。

        “谁?”

  夹在沙沙响动中的声音格外含糊,似乎是嘴里还叼着什么东西。

        “叶先生你好我是对门的白星澜,上次你帮我搬电视的时候落了点东西在我后备箱里。”

        “哦,稍等。”

  咔的一声通话断线,白星澜呆立在门口深呼吸了三次才终于用“邻居是个弱智你冷静点”把“卧槽你大爷拽什么拽”的咆哮压回去,并且能在叶寒晓拉开门的下一秒适时送上一个足够和蔼慈祥的微笑。

        ——居然不是小恐龙睡衣。

  白星澜唾弃着自己见了鬼的条件反射,在对方过于逼近的征询眼神中后退半步举起了塑料袋。

        “叶先生你的零食。”

  叶寒晓脸上带着点残余的睡意,他一手扯着折在里头的衬衣领子一手去接袋子,扫一眼内容物后恍然点点头说了声谢,紧跟着手腕一转捞起白星澜还没放下的手直接把人拽进了门里。

        “等我一下。”

  白星澜踉跄几步穿过玄关,下意识跟着屋主的动作转了个身就被摁进了单人沙发,垫子太软高度太低他居然一时半会还爬不起来;只能一脸状况外地看着叶寒晓披了件外套四处找东西:“……叶,叶先生你这是……?”

  叶寒晓摸着了钥匙别在腰上,把置物架上弄乱的杂志原样摞回去,头也不抬地打断他:“全名也行只后俩字也行,老一辈还给取了字叫燕飞,喜欢哪个随便喊。”

  白星澜一时怔忡,不知道是该稀奇现在还有人讲究这个还是该惊讶眼前这位言辞逻辑居然还挺流畅半点不似弱智,卡了半晌愣是被带跑了脑回路:“……那叶小姐有字吗——不对叶寒晓你到底拽我上你家干啥!”

        “先是说她没嫁人不给取,可劲闹过之后逼我想了个,怜清。”

        “啥……?年,年轻?”

  叶寒晓直起腰来环视一圈确认门窗都锁上了,走过来把白星澜从沙发里拎出来,眼神居然罕见的带了点无奈:“怜取江月清,遥藉故梦饮——走吧。”

  还没拼出来到底哪俩字的白星澜有点跟不上节奏,保持着被拽起身的姿势懵懂发问:“……去哪?”

  叶寒晓心道若是下次归辞再嫌他呆定要她来看看邻居眼下这模样才好,手上动作不停拖着人出了门,声音仍旧冷冷淡淡的。

        “请你吃饭。”

  终于得到一个能听懂的答复,白星澜下意识一点头旋即又疑惑地拔高声音:“这这不用吧我也就送了个东西过来……”

        “钱是归辞还的,我也该正经道个歉。”

  叶寒晓锁好门绕开脑子不太够用的邻居预备下楼,一步没踩实就被人猛地从后面扯住:“诶诶诶你脚踝好了没就这么下去别又给摔了啊……要不我搀着你?”

  全然忘记了自己脚趾上的淤血似乎还没退干净。

  提起这事叶寒晓脸上终于有了点别的颜色,他似是赧然地摸摸鼻尖:“当时……没做过类似训练反应跟不上,现在没事……给星澜添麻烦了。”

        “……算了我还是扶着你比较安心。”

  他动了动胳膊,发现白星澜完全没打算松开;不自在地偏过头眨了眨眼睛,轻声道。

        “谢谢。”



  刚出小区两人就碰见了抛下诊所里两位看着病人挂水的护士一个人跑出来吃午饭的夏世襄;后者抬手一看表,啧啧道:“归辞又把你的上班时间往后挪了……所以说何苦放你出来干活。”

        “林舒倾自己揽了这个月的早班,你这话叫归辞听见她又要打你了。”眼下不过初秋,昨夜又下了场雨,风里还带些水汽的润凉,叶寒晓有些畏寒似的拢起前襟,口气温和地回敬着。白星澜插不进对话只能默默跟在后面,倒是夏世襄心情好主动把话往他这递:“白先生怎么跟这家伙一块出来了,他又砸什么东西了要你追着索赔吗?”

  虽说这话递的也很不怎么样就是了。

        “夏大夫想多了……是叶寒晓他说要请我吃饭赔罪。”

  夏世襄一挑眉:“那也忒没诚意了,哪有赔罪是带人去自家面馆吃的——白先生你可不能就这么算了,下次务必拖他去城东那家人均一千的才够本。”

  白星澜还在干笑不知道怎么接话才好,这边的叶寒晓对挑衅视若无睹:“面馆是归辞的,我是雇员。”

  拐过一个路口之后夏世襄伸手点点前头那个怎么看都像是被砸过之后继续挂起来用的奇怪招牌:“到了。”

  他像是知道白星澜在想什么似的,笑着点了点头:“归辞开业那天自己砸的——挺好看的,对吧。”

  白星澜没应声,他正在艰难思考脑部缺陷原来也是可以遗传和传染的吗。



  店里布置宽敞,客人不算多但也三三两两一直有人往里进,两位客人捡了靠里的桌子坐下,叶寒晓正要开口就被后厨里突然冲出来的人影一把摁住了肩膀死命摇晃:“叶寒晓你怎么才来!!我手都要断了归辞那丫头还不给我算加班费!”

  叶寒晓被这通不知轻重的摇晃弄的险些要摔,还好白星澜在后头眼疾手快扶了一把才没酿成什么惨剧;前者挣扎着伸出手把这个头比自己还高的东西撕了下去,站稳了之后面无表情一指店里的挂钟:“林舒倾,桃影的午休还有五十分钟。”

  叫林舒倾的男人登时闭嘴,他抄起窗口那边装好的两个保温盒扭头冲出店外,远远落下一句晚上交给你们了就没了影。

  这场小闹剧让店里窸窸窣窣起了些笑声和好奇的探视,叶寒晓也不管,只回头过来问白星澜要吃点什么。选择恐惧症晚期不治支支吾吾许久最后闭着眼睛随便戳了一个,叶寒晓颔首示意记下就直接往后厨去了,竟是半点没搭理过夏世襄。

        “叶寒晓知道夏大夫要吃什么?”

  夏世襄嗤笑一声,抽了两根筷子出来转着玩,另一只手在嘴上轻轻一拍:“我说了他不爱听的,自然吃不到好料。”

  白星澜又往后厨那头瞥了眼,脸色青青白白好一阵之后终于鼓足勇气开了口:“……夏大夫……上次叶小姐说叶寒晓他是……我怎么觉得……”

  夏世襄手上的筷子不轻不重在桌面上磕了下,溅起的声响让白星澜迷之心虚地一激灵,他见对方似笑非笑地摸着下巴打量自己,下意识坐直了身子。

        “啧啧,你倒还真敢问出口……归辞嘴上说由着你们瞎脑补,可真要被她听见了……”

  黑心小诊所的大夫似乎露出了星点夸赞的笑意,他伸手指了指门口:“招牌上的可不是喷漆哦。”

  半天都想不起来刚才惊鸿一瞥的招牌上到底有些啥的坏记性并没有影响白星澜此刻颇合夏世襄心意的抽搐了一下嘴角。他听着这口气隐约猜着自己大概是真误会什么了,一边亡羊补牢试图洗刷无知的形象:

        “……咳,那什么……当时叶小姐说的我确实……不过这到底……”

  夏世襄收起那副阴险的坏人模样端端正正地坐好,穿着厨师服的叶寒晓已然端着托盘向这边走过来了:“老老实实当你的好邻居,收起那点无聊的好奇和怜悯——叶家很护短,双向的。”


热度 15
时间 2017.01.10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