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冰】裁新雪

年度作死计划(25/37)

大佬谆谆教诲要高产……所以脑洞打印机到底什么时候能问市呜呜呜呜呜呜

遥望上次想到这个梗的时间,简直对自己的手速彻底绝望(°Д°≡°Д°)

食用愉快

裁新雪

  梅香坞逢三歇业一天,初三发月钱,十三捋一捋客人们送的缠头清点酒食,廿三安排下月新节目,每次都忙的不可开交。

  江湖升平无事,坞中生意尚好,各色赠礼也不是小数目,赏钱银子抽成半分,指名不指名的各色物什也要一一安排下去。恋红梅在簿子上勾过一笔,拣出两个盒子塞给莺莺:“你这月缠头可比燕燕多,藏好点,仔细她眼红来挤兑你。”

  莺莺从盒子里拈出张写了她名字与谨贺生辰的小...

lofter你要死是不是,更新市集放到底下来你什么意思当大家是傻的????

妈的随手一滑通知发现不对真的差点恶心死,申请ao3迫在眉睫

欢迎来玩呀!●v●

布袋戏镇委会:

CP摊位出来啦,我们两天都在T34上哦~

现场有主催 @花上露犹泫。 ,校对&写手 @素雪錾杓 ,写手 @宋游难觅 ,写手 @灰鸽子 ,画手 @南陵 ,DAY2 @风中吃面 老师也会加入我们!欢迎捕捉!

现场限定地冥老师无料(主催 @南陵 ),杏默婚书无料(画手 @雪波浪 )

场贩合志:

《琉年》——杏默合志(参与人员见上图)

《白水浮焰》——《琉年》特典(执笔: @霜降 )

《伴》——双一哥合志(主催 @一笔春秋枉恨生 ,参与人员见上图)


感谢各位的支持!欢迎现场投喂!

自我反省一下

我好像对cp没有热情,我看所有的cp或者cb,心里“他/她们___在一起”的填空题答案,是

可以,应该,能

是剧情适配和属性比较,可能比给自己配衣服更认真一点。不过我觉得这大概不叫爱。

而这个在一起又是什么概念呢,原作氛围保持和平共处一室,不会在一分钟后打到拆屋——这就足够我在看到这个cp/cb的时候面带微笑了。

是的,给我一分钟虚假忍耐的可能性就够了,多的更好,只有一分钟也无所谓,没有区别。至于独占和情欲这两项爱情特产,我没有感觉,甚至认为这是单人可以完成的事件,也就没必要跟谁做双向绑定。

以前说弃苍是禁绝雷区,也不过是因为他俩十秒都稳不住。我又不是来练打戏描写的。

自己写的时候所求会多一点...

【蝶霜】软烟罗

(24/37)今年看样子搞不完了,不管了随便写吧

百合向  凤蝶×雨音霜  超没头没脑的一点东西

脑洞源于她俩黑白唯一的单人对话()

本来想用她俩“xx是什么做成的”那个生成器出的关键词写,结果愣是找不到了噫呜呜呜呜呜呜呜

……冥王星居民的理智告诉我蝶霜tag一定不是我想的这俩……

  【蝶霜】软烟罗

  百米巷内交叠的足音与枪声。

  首尾两端都理所当然自认占至先机——傲慢的本质无可救药。

  爆发于死尸前的争端太容易让人联想到秃鹫,有人在阴影里发出不耐的舌音,短促利芒擦着飘飞银丝一闪而过。

  雨音霜捂着侧脸只摸到满手干...

【默杏】工期一个月的单轮拖拉机

【大写警告】

默杏  abo  无题  

无法接受的请掉头就跑,千万不要好奇心满载点进去然后开始问候我全家

能接受的也请先克制好殴打我的心情

梗在之前讲过,注意避让

前因后果比正主多了两倍不止……

这点玩意写了整一个月,文手之耻就是我没错了

为什么勇于挑战自我走出舒适区到我这就成了大型作死造雷现场(ノ`Д)ノ

现在走还来得及

对不起这车可能只有半个轮子……


《琉年》杏默合志终宣

发宣了!阵容除我以外全是神仙!!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布袋戏镇委会:

「这琉璃树的一年,兜兜转转还是你与我同在。」


首先主催组鞠躬感谢各位写手、画手老师的支持,才能让这本杏默合志得以出生


自7.11主催开启招募到今日发出终宣,历时127(到11.15)天,《琉年》终于与大家见面。


非常感谢各位的支持!!!!!主催组在这里90度鞠躬感谢!!!



——杏默合志《琉年》终宣——


刊名:琉年


原作:金光布袋戏


CP:杏花君X默苍离


开本:A5简体横排


字数:9.5w↑...


头疼,心里凉,自闭两天。

文在写,还没坑。

做好即将被雷的心理准备。

(反正估计也没人看)

又完稿一篇嘿嘿嘿(22/37)

今天到主机,电脑双十一之后能全部拼上开用……我终于不用赖办公室写文了!!

刚才无事发生过,大家共勉
造雷就造雷我不管了

【万冰】猫

对不起我又来造雷了_(:з」∠)_

(21/37)


黑水城里没狗,有猫。

大家都是熟人,这地界又无野兽,看家护院实无必要;倒是得防着四处打洞的耗子牙痒咬坏什么机关零件。

万雪夜回屋时身后缀了个小尾巴,方才醒转的冰剑伸手要接药碗,被避开后才见着来人脚边有白花花的一个球。

“太烫了。”万雪夜将碗搁在几上,转头就见还珠楼的杀手不依不饶伸出手来,指上剑茧分明。

刀者失笑,掏出一小袋糖果放入掌心,隔着面纱轻点她苍白的嘴唇。

“太烫了。”

伤困交加的时候反应总嫌迟钝,冰剑呆了会才嗔她一眼,扯开话题道:“怎么带了猫回来?”

万雪夜低头拎起正不亦乐乎刨着床脚的猫,擦擦爪子放在被面上,慢声...

脑洞打印机里墨盒干净的跟被洗过一样……我没救了

昨天晚上再次热的睡不着突发奇想来了个羽慕的脑洞,大概就是春天的时候少艾把羽仔连拖带扯的拽回岘匿迷谷赏花小住,羽仔有天练刀完了回院子里就看到一大一小在药炉边上打盹。

以我的惯常风格肯定要写院子里的景致嘛,结果滚了半天脑子就八个字,春生兰草,桃花落庭。

好嘛……就这随便编的八个字,愣把我自己框死了,到现在为止都找不到一个不会破坏意境的扩写方向,超崩溃的……

为什么会有我这种垃圾写手存在啊!!!!

【万聆】梦

半夜热的睡不着,xjb写的

自己都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

tag按时间段打的()

(20/37)


  聆秋露未醒的时候,万朔夜的梦里总有钟摆。

  那本不是寻常易见的东西,许是朦朦某次路过茶楼,曾瞥见远行归来的客商向众人炫耀形制迥异的西洋座钟。

  细伶的铜杆缀着并不相称的圆,规律又刻板地在镶了琉璃片的匣中摆动,比针尖上悬悬欲滴的血牢固,比枝条下吊挂的人影吵闹。

  其实也没有那么相像,若以坠落的预感作为分野,钟摆还不如深秋枝上的残瓣来的形似;但事实是劲风折蕊片刻不曾入梦,齿轮渐次咬合的陌生响动反倒成了秋露安静睡颜的底色。

  钟摆下缘薄似刀锋,规律又刻板地反复划开旧伤,磋...

写手二十题

来自墨哥的艾特,终于摸到电脑了就来填一下

大致扫了遍题目,感觉超能暴露我这种垃圾文手的浅薄本质……

不管了丢人就丢人吧(

0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它的由来)

这个嘛……可以追溯到还在萌家教的中二期,灰鸽子代指黑手党,不过后来大家一般都直接往电脑病毒甚至剑三的长歌门上联想(所以为了不辜负期待我真的去玩了个歌萝?),而且这个名字实在太通俗常见了,简直会有笔名跟我本人没什么关联感的错觉……


02.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继续写下去」的动力是什么?

哇说从事这个词也太郑重了,要说开始想自己写故事的话……小学毕业到初中吧,那个时候还比较混沌,乱七八糟写一...

深夜诈尸,被新买的两瓶墨水秒得找不着北ヾ(Ő∀Ő)ノ

墨水
kaze 耀变天目
坛水 no.393 嫣耀

玻璃笔
晶典第六季 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