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默】闲曲

2018年度作死计划(17/37)

 @德川龙龙 

提前祝阿龙生日快落!!

第一句话就狂奔在了重型ooc的不归路上

xjb写的千字小作文,一万个心虚

大概是梦里的九界

请忍住殴打作者的冲动


————————————

【温默】闲曲

  对于凤蝶来说,默苍离约摸能算是神蛊峰上最好的访客。

  大概不需要添上之一二字。

  无掀桌之忧,亦省醉酒之愁,清茶备下便可无事安好一整日,实为上佳之选。

        ——唯一的麻烦,也许是主人会把她的好脸色当作是对某位后辈的爱屋及乌。

  眼见养女分置茶壶杯盏,单向默苍离道一声请,躺在软榻上的温皇摇着羽扇悠悠拖长了声调:“凤蝶啊,这般殷勤待客,是想探听一点旁人的消息吗?”

  凤蝶久经考验只作未闻,面不改色地斟下茶放到二人面前,抱起早前酆都月送来的一叠账册——该翻的那个人根本懒得动手——蝴蝶似的翩然退出居室。于是温皇又摇着扇子叹了一口气:“唉,女儿大了,又面皮薄,真是一句都说不得。”

  屋内另一人并不答话,饮过半杯茶水后又开始了自己的擦镜大业。温皇不觉无趣,侧脸过来续道:“苍离先生不觉得——”

  绿衣文客缓缓掀起眼睫,抖下一扇绵薄早雪。

        “无谓的试探。”

  客不出口寒暄,主未起身迎礼,仅有的一句对答亦盈满针锋相对的凉薄气,主人家却像是得了什么天大的便宜般轻笑一声,白羽拂过面上,牵几缕秋杪时节并不需要的凉风。

        “难得苍离先生动身劳顿光临寒舍,若只着热茶招待,那温皇也太过薄情——”

        “不是吗。”

  再次截口断话,于俗人已算无礼到极致,默苍离收回目光转头望向支高的窗牗,庭中槭爪片落,层层叠叠织起数丈红锦,倏忽又叫风溅起一角轻艳,飘然沾上檐沿。

  镜中浓淡杂色徐徐淌过,流水似也漫上苍绿的衣袖和长发;唇下触感柔软但依旧冰凉,半杯热茶尚不足暖琉璃一角。

  所幸仍是柔软的。

        “苍离先生,要知道,男人是经不起挑衅的生物啊……”

  眼下再来反讽这人居然肯下榻走动就显得马后炮了,前任钜子自是不屑做掉身价的事,他坦然受此一吻,也并不打算修改前一句评价。

  这点热度不过是活物的自证,与情字迢隔重山远水,多想半分都算笑话。

        “这是你亡羊补牢的诚意?”

        “耶,苍离先生今日这般好说话,是来路上有好事发生吗?”

  神蛊温皇这一子探得过分,默苍离知他不会错失任何机会,却仍对此应答轻啧一声,话未出口,眼神里已净是没救的弃嫌。

  温皇见好就收,放下羽扇屈尊在琴桌后重新落座,信手拂一叠轻鸣脆声。

        “苍离先生今日拨冗上神蛊峰一叙,温皇且抚琴作酬——未知先生属意何曲?”

  神蛊峰拨云而立,天色长久晴明,庭外遍地红叶随吹息四散,屋内案上雀翎覆压古旧铜色,轻掩一镜安闲虚像。默苍离拿过半杯残茶饮下,想起自己在无边崖空阶下望的那一眼。

  云海雾涛翻涌难休,几近断绝尘寰,迥于琉璃树外凝滞的烟笼,无所可避淡向红尘。

        “请一曲流水。”

end

ps:其实里头有一点奇奇怪怪的隐喻和机锋了不过我觉得大概没人看得出来……

食用愉快

热度 26
时间 2018.07.24
评论(9)
热度(26)
  1. 怀云鉴。灰鸽子 转载了此文字
    我来挖坟了。终于get到了温默的嗑点并且愉快的塞进本命cp的过程是相当愉快且非常愉快的!感谢阿灰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