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西窗凉月 现代番外3

大家都在期末/年底修罗嘛……我算是勉强忙完一阵所以显得秘之闲

顺说今天这个秘之年饭吃的撑死我

剑道群搞事出了个接龙,估计过两天就能贴出来……据说我是唯一炖了锅羊肉的人我好伤心大冬天的你们都不开锅炖肉我要闹了QAQ

猜猜来的人是谁,猜对没有奖励(喂)

————————————


西窗凉月现代paro番外


>>无痛症男友饲养手册

叶寒晓×白星澜


3.观察力为负的人干嘛要讨个无痛症当男票


  叶寒晓身后跟着个身量小些的男人,鼻尖上还蹭了点面粉显出几分滑稽,他皱着脸十分为难:“叶哥你可别抢我的活了,要是叫归辞姐看见了又得说我不……”

        “不是说手酸吗,歇会再来。”

  无甚起伏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生气,后头那人一缩脖子讷讷应声跑掉了;世襄闷笑一声,抄起筷子搅合碗里粗细不均造型各异的面条面皮,各色零碎浇头在上头胡乱铺了一层,跟白星澜面前那碗面条整齐汤色澄亮虾仁还堆了个小尖的卖相比起来简直有若天渊。夏世襄自己倒不觉有什么,尝尝面条竟还能表扬一句:“柯远手艺见长嘛。”

  叶寒晓不理他,收起托盘看向白星澜:“隔壁有包子——林舒倾的手艺也不错。”白星澜咬了口鲜嫩的虾仁还没反应过来,夏世襄很好心地一边吸溜面条一边给他解惑:“隔壁卖包子也是他家的,无非就是揉面嘛——寒晓虽说是个广义的废柴不过干这个还是很得心应手的。”

  他闻言下意识瞥了眼叶寒晓,后者毫无所觉偏头等待他的答复,修剪整齐的指甲轻轻磕在暗色桌面上,缝隙里嵌了薄薄一线白。

        “……不甜就成,谢谢了。”

        “是我赔罪,谢什么。”

  夏世襄风风火火吃完那碗“特别待遇”之后还好心打包两份面条先回了诊所,最后白星澜回家的时候拎着一大袋包子,据说每种馅的都有几个。

  感觉能吃到下星期。



  叶归辞睡醒了从小阁楼上爬下来的时候叶寒晓正坐在没人的店里打盹,她哼唧着伸了个懒腰,毫不在意露出的大截腰线让趴在收银台上的温期青颇有训责意味地啧了一声:“注意点形象好吗老板,你好歹正对着大门口。”

  她随便扯扯衣摆飞过去一个白眼:“柯远呢?”

        “练削面片呢,我已经听见他在里头嚎八次了。”

        “嗷嗷嗷嗷臣妾做不到啊——”

  温期青面无表情地补充:“第九次。”

  叶老板头疼地进去慰问勤奋的学徒,顺着厨房拐去隔壁确认包子的销量——

        “哥你一个人吃了三斤?!”

  归辞扭头冲回面馆里就见自家兄长也站起来动作一致地拉伸着身体……万幸肚子没有不合常理的凸起。

        “我带白星澜过来吃饭算赔罪,让他掂了三斤回去。”

        “……干嘛要送那么多。”

  叶寒晓无辜眨眼:“品种多嘛。”

  叶归辞勉强把这句话当做赞美收下,挤到哥哥身边坐下去扯他的手腕:“今天干了多久的活,能拿筷子不?”

  叶寒晓现场给她示范了一下,拿倒是能拿,就是抖的宛如帕金森晚期;叶归辞偏头削他一眼,抽了筷子把细瘦的男性手腕拽到自己面前,掏出口袋里的药油擦过一遍后仔仔细细地揉了起来。叶归辞动作娴熟下手更是一点不吝力气,两只手被捏的整个都红了不说,温期青远远瞅着都觉得那力道活像是要把骨头碾碎,换了别人肯定是受不住要跑,也就叶寒晓能安安静静任由妹妹摆布。

  微辛的味道缓缓催发出来;无论过多久他都不太习惯这个味道,皱着眉别开头小小打了个喷嚏;叶归辞不依不饶把他的手扯回来继续揉圆搓扁,嘴上恨恨道:“再有下次你手抖成这样我就把红花油泼你枕头上!”

  叶寒晓稍一试想自己会被这味道折磨得几个晚上都睡不好,霎时就怂了,没被抓住的手指轻轻回勾了下像是在求饶:“下次会注意的……大不了你叫柯远监督我。”

  叶归辞看着哥哥低眉顺眼的样子简直连气鼓鼓的表情都做不来了,色厉内荏瞪一眼放了手,作势要把沾满药油气味的手指往他脸上按;叶寒晓灵活敏捷地躲开,然后这俩笨蛋兄妹就开始在店里幼稚的追追闹闹;温期青撑着下巴叹了一口气,后厨里的柯远嚎叫了第十次,片刻后缩着双满是面粉的手苦兮兮凑到他面前:“期青我手好酸……”

  温期青按住抽搐的嘴角勒令他滚去洗手,自己从收银台里转出来抄起老板扔在桌上的小瓶喊了一声“老板借我用用”,也不管有没有回应就跟着柯远去小角落里了。

  上药完毕温期青和柯远一溜达出来就发现这兄妹俩的娱乐活动居然从幼儿园水平的追打上升到了一本正经的推手;他看了一会眼晕的不行,最后决定拖着柯远陪他数钱打发时间。

  叶归辞一边引着叶寒晓控制力道一边还不忘朝嘴角被咬破的温期青飞一个白眼:“狗男男。”

  温期青头也不抬地道:“老板你再这么说我就要卷人携款潜逃了。”

        “想跟门口招牌一个样你就试试。”

        “……好的老板你赢了。”



  夏世襄的警告听起来稍嫌过分以致近似一种暧昧不明的威胁,但在白星澜看来却有些不痛不痒,他所习惯的成年人之间的交谈并没有这样看似幼稚的场合。自打那顿面条之后白星澜就开启了小面馆签到日常,于是叶寒晓抢柯远的活也愈发得心应手;归辞神出鬼没的都没见过几面,那个笑容和煦的收银小哥每次都指指天花板说在小阁楼上睡觉。上个周末叶归辞应是出门去谈生意,回来时撞了个正脸,见了他这每日来关照生意的邻居也神色寡淡,比之第一次见面多了不止十分客套——似乎真如夏世襄所说对他擅自把自家哥哥脑补成弱智一事颇为不满。

  这事毕竟白星澜理亏,他虽没再敢嘴上提,心下倒是好奇的百爪挠心;憋久了这心思就有点不太对,成天没事干就要上下瞅着叶寒晓妄图判断真实病症。

  外貌上自然是看不出任何问题的,叶寒晓那张脸简直就是办公室那群小女生天天妄想的公子如玉标准版,眉峰舒展低着头同他讲话时还带了点挠人心肺的温软文弱——只可惜大多数时间都是面无表情的兴趣缺缺,几乎从不主动开口,被迫应答时的模样公事公办的刻板着,连一句正经解释都嫌生硬;白星澜总觉得要不是拜这张脸所赐叶寒晓一定能被客人揍的很惨。

  有趣的是,但凡有多话的客人要拉着叶寒晓多唠几句,且不说怎么看都关系可疑的收银小哥温期青和后厨学徒柯远,就连平日最爱在叶寒晓这嘴欠几句的林舒倾都要忙不迭扑上来救场把人揪回后厨。白星澜偶尔瞥见叶寒晓半个侧面,眼瞳似上好的黑曜石一般亮着,好看的有些不似人样;可发现旁侧视线来自他时又会十分慌乱地洇出一圈委屈的雾气,迅速晕成平时惯见的模样。

  白星澜模糊记得叶寒晓似乎说过自己平衡感尚欠,可见他平时稳稳端着盘子绕开桌椅顾客向自己走来的动作又十分灵巧熟稔,简直让人怀疑双方对“平衡感不好”的具体定义到底有多么天差地别。

  店里其他人也看不出知情与否的端倪,只是这都深冬了,夏世襄那碗“特别待遇”里仍然是参差不齐卖相糟糕的面条,以及此人常年苦哈哈站在叶寒晓面前听训的模样,都让白星澜只想把“真·不明脑疾”的标签糊在柯远头上。

  签到日常时间比白星澜还长的夏世襄不出一周就摸清了这人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出于看戏心理他自然懒得在叶家兄妹那多话,只某次店里人多不得已同桌的时候把温期青和柯远是一对这事“说漏了嘴”。

  夏世襄架着胳膊肘饶有兴致地欣赏白星澜精彩纷呈的面部表情,从“卧槽”到“我就知道他俩绝对有问题”再到“这种事情是可以随便讲出来吓人的吗当事人难道不会过来灭口吗”诸如此类,直到叶寒晓把一碟包子磕在两人当间。

        “你又乱说什么了。”

  不知道重点是“又”还是句子的陈述语气。

  夏世襄咬一口包子,有点意外地抬头看他:“真难得,你居然会对其他人类的聊天内容感兴趣?”

  白星澜还没反应过来这话究竟什么意思,叶寒晓神色微妙地低头思考了几秒,最后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这态度不算少见,但是几乎不会在白星澜面前出现,白星澜下意识把这笔账算在了夏世襄头上,左右想想是不是要说点什么;这时店门口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大嗓门。

        “你们老板人呢!”


热度 15
时间 2017.01.15
评论(10)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