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期的迷之摸鱼

论文写完了!查重一片光明!不过为什么封面内容也要算我抄袭知网你是不是要上天……

啃竖版繁体的修罗期时间里迷样摸了几句突发脑洞,总觉得好像又能当独立梗用又能穿成一个奇怪的故事。嗯……总之有点魔性,先拿出来混更冒泡示意我还活着。

答辩完了更西窗,看我能不能在10w之内完结。

——————

稍欠的天分并不是问题,她只是不知如何仁慈。

 

“叶明章?”她偏过头想了想,最后轻快答道,“他已经死了呀。”

 

“我居然还有让你留灯的薄面,是不是该出去看看今早的日头打哪边出来的?”

 

她抱剑站在廊下,闻声朝这边投来泠泠一眼。

 

昆仑千里冰封,心口的一丝热气仅够活命,哪里还有余地分给旁人。

 

天泽楼的花落了。

 

没有人能让他哭,再没有了。

 

重剑毫无花巧地劈下,溅起的腥血染红了她的眼睛。

 

她拿血给自己点了唇,嬉笑着冲来人问好。

 

剑光如月。

 

瓷器碎裂的声音甚于剖心刮骨。

 

他站在台阶上回头下瞥,眼神轻蔑。

 

月来江平,风息人寂。

 

惨叫声刀一般划开院落里虚伪的安宁。



热度 1
时间 2016.06.01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