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赭墨】不会取名的仙山小日常

2018作死计划(3/37)

梗参见霹雳神州二之苍玄泣第37集

腿肉真难吃,嘤。

看文的老爷们请不要打我。



  【赭墨】不会取名的仙山小日常


  赭杉军刚到仙山那会还迷迷糊糊的,望着拾掇整齐的玄宗总坛大门口都当自己是旧憾未了要在身死道消之前梦一眼故地。

  ……但是梦里为什么会出现紫荆衣气壮山河的怒吼。

  “金鎏影你给我滚!!!”

  人影飞出老远砸在另座小院的屋顶上溅起一堆碎瓦,金鎏影狼狈地抓了把屋檐好歹没让自己倒栽葱掉下来,旋即就跟此间主人对上了似笑非笑的戏谑眼神。

  “半月内第三回了,愿赌服输。”

  “哼。”

  墨尘音好脾气地一扫拂尘指指院中新瓦:“如此便有劳同修了。”

  金鎏影扶着歪掉的发冠气呼呼在墨尘音屋顶上坐着,眼神随意一转就发现了山道上颜色分明的人影,当下就是一愣。

  “赭杉军?!”

  话音未落墨尘音倏然化光而去。


  他在青梗冷峰守着的时日太久太长,以致于看着面前衣冠井然紫霞在佩,模样较惯见入魔之态还生嫩几分的好友,竟一时半会有点回不过神来。两相无言哑了一会,还是赭杉军先面带愧色地开口。

  “好友,吾……”

  墨尘音没等他说完,直接拽着袖子把人往山上拖。返身间拂尘轻甩挥去阶上薄白,声息里还带些坦然的笑意:

  “好友所想我都明白,便不要坏这久别重逢的气氛罢。”

  “我那没什么可迎客接风的,有人送了紫荆衣一份异邦果品干制的甜茶,今日借花献佛一遭好了。”

  赭杉军被这一打岔也只能顺着道:“你我何必虚礼——金鎏影这是……?”

  墨尘音拖他路过挽着袖子在房顶忙活的可怜同修,直奔紫荆衣那屋:“打赌输了嘛不要理他,这里近日没法住,待会把后面那间收拾出来咱俩挤挤?”

  赭杉军还未答话,金鎏影先重重哼出声。墨尘音轻咳一记转头看他,笑得叫人牙痒痒:“金鎏影你也要下来喝甜茶吗?”

  “免了!”


  送茶之人自然不作他想,只修道者喜好清淡,这馥郁滋味多少有点难得消受。墨尘音常被非音非妙塞些甘果蜜糖,倒还能品鉴一二;赭杉军饮过一口便放了杯子正襟危坐。只看得紫荆衣忍不住以扇遮面笑了好一阵,拂袖把那包干茶扫到赭杉军怀中:“想讨茶就直说,板着张脸准备说辞也忒吓人。”

  “耶,佳人盛情,紫荆衣你这般随手转赠,未免叫人寒心呀。”

  墨尘音在旁探手挑了包裹复抛向紫荆衣,两人戏耍似的斗了片刻掌法,脆干果片受不住余劲全数碎作细末。紫荆衣越过二人肩膀一瞥屋外,拎着包裹煞有介事道:“随手抛掷确实不妥,须得有个好地方安置此物才是。”

  赭杉军随他视线一扫院中却没看出什么端倪,倒是墨尘音忍笑得艰难,索性起身说着还要收拾屋子就和好友一道离开。

  至于金鎏影被屋中久未散去的甜香闹得小一旬没睡好觉,那都是后话了。


  此间晴雪任性几无节令,金鎏影自然没有风雨无阻给墨尘音补房顶的好心,拖拖拉拉磨蹭了小一月都没完工。墨尘音早有先见之明,抱着墨曲卷着拂尘挤了赭杉军一半榻,还有事没事就琴笛合奏以示慰劳诚意,直让金鎏影想往他们院子里丢瓦片。

  赭杉军随手落了一子,只望着墨尘音无奈道:“金鎏影气性如此,你又何必日日惹他。成天挤在我这,倒不嫌琴放不下了?”

  “紫霞之涛一把剑都快抵得上我的琴宽了,到底谁比较占地方——好友又不肯让我给它打个结归置一下。”墨尘音指尖棋子腾挪翻转却始终不落,他以手支颐懒散开着玩笑,停顿须臾一瞥道:“赭杉,你不是善藏话的人,看近日模样,是有事要问我?”

  赭杉军迟疑片刻,还是讲出了多日困惑:“……你……之后,曾去过天之口吗?”

  墨尘音眨眨眼,对地名表示陌生:“并未,此地也不曾听过类似先例……赭杉何来一问?”

  “当时我往天之口取苍的躯体,入内只觉圣界气息有所扰动,之后情况险急不得细察……但总觉得,应是你。”

  眼见赭杉军不知为何一脸难色,墨尘音端详片刻也看不出所以然,只好捡了话道:“魔界当时去了谁?”

  “断风尘同爱染嫇娘。”

  后头那个墨尘音没印象,提起断风尘他便笑了:“左右也闲,赭杉若想在此事上刨根究底,不如去找断风尘一问?”

  “他?”提及此名赭杉不免冷冷一哂,却见墨尘音已起身取了琴剑作势要走,回头道向他道:“不说便打一顿嘛。”

  “……你这逃输棋的法子未免过了些。”

  “走啦走啦。”

  “……”



  当然还是一块去了。

  异度魔界那一窝居然住的不算太远,两人刚在正门落下就见有两人狂奔而出,一路打打杀杀跑的没了影,后头那个手里还拎着把绝对不会认错的斧子。

  暴风残道蹲在门口,望尘莫及地叹口气转身回去了,墙头上还有个看完戏没走的补剑缺。

  狼主一见来人倒是招呼得很热情:“哇红木君你怎么也走来这了?是看伏婴师不爽想再揍一遭吗?”

  “我们来揍……找断风尘问些事情。”赭杉军差点真的被带跑,好歹掐着尾韵硬生生拧了回来。

  补剑缺闻言为难地一摸脑袋:“哎呀,华颜这顿打少说要闹腾个把时辰……说真的,你们可以去打一顿伏婴师再来找我饮茶接着等——屈世途都夸过我家的茶哦。”

  这话简直没法接,墨尘音只能按了按额角强笑道:“谢狼主盛情。”

  万幸华颜无道今日心情尚可,摸约半个时辰就翩然而回,见有两个玄宗的杵在门口同补剑缺唠嗑竟也没一斧子劈过来,只朝补剑缺问一句大哥去向便离开了。再过一盏茶功夫,形容狼狈的断风尘终于出现在三人视线之内。

  赭杉军同墨尘音对视一眼,提剑在手迎面而上。


  既无弃天帝之力加成,又刚被华颜无道揍过一遭,对上的两人更是术业专攻默契绝佳;断风尘这顿打挨得让补剑缺都忍不住撮牙花。

  “哇,二打一已经很过分了居然还开俩四奇阵,你们玄宗都这么不要脸的吗?”

  说归说,看戏如狼主手上就差一把瓜子。倒是伏婴师被这动静闹得简直没法好好睡觉,裹上被子出门陡见这八对一的场面,下意识摘了面具揉眼睛还以为是自己昨天熬夜画符神志不清。

  ——被螣邪郎嫌弃式神长的太丑追着打了三天逼自己改造型什么的,这日子真的没法过了。

  女后还每天就知道枕着儿子的爱宠撸毛!异度魔界吃枣药丸!

  回身运招的墨尘音眼角瞥见来人,竟还有余裕发问:“伏婴师可曾去过天之口?”

  伏婴师就算没睡醒也干不出老实答话的蠢事,淡然回敬道:“前事问之何用?”

  那头被打得嗷嗷惨叫的断风尘为了活命果断抢答:“没有!!真没有!爱染嫇娘背后跟的还是银锽朱武呢他都成恨长风找你们浪去了怎么可能会来!”

  得到答案的赭杉军心念电转立时收手,还不等墨尘音跟补剑缺道个别就拖着人化光消失。断风尘灰头土脸趴在地上都一时没反应过来惨剧结束,伏婴师嫌弃地打个哈欠回屋继续补觉。唯剩恶火炉免开实在无事可做的老狼仔原地转了三圈,最后决定跑去荒城教训那个不来关心长辈的笨狼。

  躺在屋顶看天的月漩涡打了个喷嚏。


  墨尘音被拽得猝不及防,手头带些力气示意好友缓缓速度:“走的这般急,想必好友已知缘故了?”

  赭杉军停了会才道:“以此观之,应是天之口的圣气与魔气照彻人心,映现心中最信赖依——你笑什么?”

  墨尘音一甩拂尘,作势抹把眼泪:“哈,竟能从好友口中听闻如此感人肺腑之言,不枉矣!”

  同修之谊互相信任本就常事,墨尘音为护他入魔之体费尽心力,时岁难算更是无以为报;只性格使然平日亦少有言表,如今说破倒觉出几分别扭来。好在墨尘音不会拿这点别扭当乐子,抬眼道:“早些回去罢——你说金鎏影会不会大发慈悲今日就帮我把屋顶补好?”

  “残局未完,这样便想跑?”

  “赭杉你真是——”


 

end


热度 43
时间 2018.01.05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