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双子】红尘醒

 @子诣云江阔 说好的生贺拖到今天,一并祝圣诞快乐好啦●v●

磕磕绊绊写了这么点不晓得有没有ooc,出家人好难写嘤。

祝食用愉快(´・_・`)

双子这个左右估计看不出来……自由心证吧。

———————————————

——秋拂千阶叶,寺响一声冬。

沙罗叶间细花落尽之时,赮毕钵罗向兄长请辞出外游历。

山中夏短风长,菩提的花与银杏的叶交错在庭院山阶铺一练明艳的流泉长卷。蓝衣僧人面目端和立于卷中,良久才仰面看向画外双生的半魂。

“此去何求。”

赮毕钵罗垂眸道:“苦无渡法,愿涉红尘洗心。” 

侠菩提轻叹一声,慢道:“红尘何难,渡灭自照,赮实不必有此一劫。”

 赮毕钵罗不答,只深深向兄长再行一礼。后者静默数息后法指轻捻,本该在院中树下的菩提长几瞬时现于掌上。侠菩提安然回望赮的诧异神色,目光一如虔敬礼佛。

——明镜于台,飞花枯叶分毫不得惹尘的眸中只落了一个异色的对影。

“缘劫在心,是吾着相了——三千浮世未测,长几伴你,吾亦心安。”

“山道落叶未拂,陪吾扫完这一段,权作送别可好。”

赮毕钵罗张口欲言,末了也只出得一字。

“好。”

一正一倒,一上一下,赮毕钵罗背起长几,低头看步前叠叶浮花被一一拨开,兄长手中拂扫未停,安然倒退着踏过层层落瓣,两人未有一言,千阶倏然过半。

银杏菩提多在山上寺中,愈往山下木樨此类更杂,馥郁香气也愈重。侠菩提停于一地明黄琐碎之前,向赮合十垂首,身后流泉已断,唯剩崖岸无尽。

“悟到了,便早些回来罢。”

赮毕钵罗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多了个不喜桂花的毛病。

喜憎生于分别执着,他回想一番也推不出自己何时同这芬芳甘美的细花起了龃龉,仍温和婉拒村中老者送来的桂花糕。

较银杏更甜,比沙罗过艳——大抵,还是万千尘苦的模样。

那日白寒将尽,他又下数十阶才转头回望,侠菩提仍在木樨和银杏的分野间,应还望着他。灿阳斜照,不觉刺目亦无有暖意,北风劫掠画中重叠浓色纷而抛掷,菩提的香气散诸野马。

那一瞬他突觉惊惶。

红尘漫然而至。

赮毕钵罗擦拭长几时总有菩提亦非树的残句于眼前来回,心下觉得好笑,又想兄长是否也有过这般于神佛轻慢的琐屑念头。他们分明是镜照的对影,他却仍罪愆深重地贪求铜色背后的触感。

苦海喧腾灵山将倾,而他无渡法亦无渡心,坦然任这场泼天大劫加身。

——蓝衣僧人于阶前静好送别的卷与音成了最后一根稻草。

或是枷锁。

长几久供菩提之下,薄夏初晨时分血玉般的叶上亦有泣泪,他曾持钵接回,和着菩提碎蕊洒在案前以作礼敬;兄长于蒲团盘坐,仰首问他菩提所泣为何。

“泣众生苦。”

“众生何苦。”

“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阴炽。皆六识动因,苦果行受。”

侠菩提忽而微笑,起身于佛前合眼再拜。

“赮甚有慧根。”

他始终不懂这句赞许究竟何意,只记得兄长的长发墨缎鸦羽一般在脸侧坠下不可言说的破碎阴影。

赮毕钵罗默然把长几抱在怀中,菩提与银杏的气息快要消磨殆尽了。

不得回,回不得。

又一年秋杪,赮毕钵罗自山匪刀下救出一对母女,那妇人见此行者打扮,千恩万谢之余向他打听一事。

“不瞒大师,我母子俩欲寻一位高僧谢恩还愿,名号是侠菩提,敢问大师四方游历见识广博,可曾听过。”

赮毕钵罗如遭棒喝,沉默许久方道:“山寺尚有百里之遥,夫人携幼子赶路多有不便,若不弃嫌,吾可一路护持。”

到山脚的那天落了些细碎飞白,赮还欲再缓一日消解心下惶恐,那妇人却道观此天色明日将有大雪怕到时更难上山。赮抬头凝视林壑间结霜,一步一阶缓缓踏回来路。

山下木樨辛夷郁郁依旧,山上菩提叶茂银杏枝疏,足下千阶又惹六出,再熟悉不过的檐角自霞间云下徐徐而现。

——寺钟之侧,侠菩提手扶悬木静默而立,肩头发上俱是薄白一片,闻得来人足声,扬袖回身运劲于掌,叩钟三响。

浩然悠鸣之间飞鸟惊走,风息亦停,三响后顿觉天地空澈尘心洗垢。赮毕钵罗停在原地,大喜过望的妇人携子越过他几步上前跪谢大恩。

他望着兄长和慈的侧脸,只觉自己仍旧没有任何长进。

母女俩心中尚记挂家事,谢绝了用饭的好意动身下山。犹自怔忡的赮毕钵罗低头就见兄长袍袖下露出的指节透红,当即发在意先一把拽起暖在掌心里,口中质问半点不似平日谦和。

“兄长等了多久?”

“时岁数来无用,吾便忘了。”

赮毕钵罗哑然片刻,低声道:“赮有愧,红尘空度时日,法心仍迷——教兄长失望了。”

侠菩提任他拢着手不放,闻言只是微笑:“法门万千,悟心自彻,吾唯求赮平安喜乐,你无恙,便是佛祖怜吾了。”

赮毕钵罗低下头,轻叹的呼吸尽数落进侠菩提未回暖的掌心:“兄长这般纵容……赮实不知该——”

薄唇在冰冷的指尖轻触。

一息,三息,五息。

他惴惴抬眼对上兄长安定谦平的容颜,后者莞尔捧起双生对影的脸颊,抵着额头在最猝不及防的距离里道:“赮既归来,便也该悟到了罢。”

苦海幻灭,崖岸唯你。

end

评论(3)
热度(70)
  1. 青春--挽留不住的美好灰鸽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