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杏】浮生安

论教授太禁欲一写日常就觉得OOC我该怎么办
求道友们不要打脸。

————————

       仙山日闲可怼者寥,默苍离钜子舌没得发作简直无聊透顶,某日他突然对好友道。

       “杏花,给我把琉璃串挂回去。”
      
       当初就险些被此地再起的血色树影气到撅过去的冥医噗的呛了一口酒。他仰面望向血玉一般光秃秃的枝节,不得不承认即使过了这么久,这造型看上去依旧非常不习惯。

       ——不过冥医还是合理怀疑这说不定是那天玄之玄跑来嘲讽他俩穷到要典当家产闹的。

       看来被小师侄打傻了,这地界哪来的当铺。

       “苍离啊……”

       杏花君突然想起一个曾经无暇关心的问题。

       “--以前那些琉璃串你哪来的?”

       “市集上买的。”

       ……

       良久沉默。默苍离低头擦了会镜子发现好友连呼吸声都没了,难得好心一抬头就见杏花君顶着十二万分愚蠢的错愕表情呆愣在原地。

       “回神,你蠢到我了。”

       “你会逛市集这事听上去太可怕了好吗!!!”

       等等。

       杏花君猛然低头看向自己腰间嵌金缀玉的琉璃串。

       “苍离你老实交代这个到底哪来的!仙山还真的有人闲得蛋疼做生意吗!”

       默苍离纡尊降贵白他一眼。

       “我一直带着。”

       冥医哑然半晌,最后认命地起身去屋里翻箱子。

       不幸的是,当日气的太过把琉璃串全拽下来随便乱丢的行为让杏花君收获了一整个纠结难分的琉璃团,他试探性地揪出一截拽了下,然后得到了半个琉璃团和半箱散乱的琉璃珠。

       他求助般望向默苍离,然而后者低头擦镜之举已把看戏的模样端出十成。杏花君头大如斗无计可施,最后指着一贯神色淡淡的默苍离怒道:“全天底下就你一个人敢让我干这种事了!有这样的朋友吗!”

       “有——你自己想的法子,为何要赖给我。”

       冥医第两万八千一百零三次严肃思考自己怎么还没被气死。

       从不能在挚友这讨到便宜的杏花君生无可恋地拿织命针串了一下午琉璃珠,老妈子性格不慎发作还愣是把新旧不一的编列成了花样——说不得也是太闲的锅。默苍离看他仔仔细细分拣出磨损碎裂的琉璃,点着单双之数算排列,手边井然有序的珠串缓慢堆砌,突然觉得无人上门找怼的日子也没有太难熬。冥医早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憋了半晌停手颓然道:“……苍离啊,你该不会是想要我按着原样重来吧……”

       默苍离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竟难得以手支颐想了三息。

       “此间,无妨。”

       杏花君悚然抬头看他,仿佛发现今早太阳是北边爬出来的一般,墨家前任钜子坦然回望,不避不闪。

       他怔忡片刻,再开口时都带上了十分没出息的哭腔。

       “苍离……”

       杏花君顶天立地男子汉一条,行医多年生离死别惯见怎么都是个郎心似铁的面相,偏生在默苍离这哭的还真不少;也只能万幸眼前此人和所出徒弟都不似温皇那般混蛋,若真把这条拿出去编排,那他以后还是不做人的好。

       被莫名鼓舞的杏花君爆发出了令织命针更悲痛欲绝的热情,默苍离懒得理他,一边擦镜一边道:“我想饮茶。”

       挂上最后一串琉璃的杏花君随口应了,摘了自己腰间那串举起来左看看右看看,还是小心翼翼地戴回去转身进屋。

       还是别让小矮子又逮到什么“啊哈哈哈哈默苍离你这是什么要逼死强迫症的装饰风格”之类的把柄吧。

end

热度 38
时间 2017.11.26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