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风止 八(下)


这文应该是没人看了,靠责任心驱使写完吧……

——————


  收拾掉一群杂碎并没有花掉太多时间,倒是把人引出长乐坊再动手还费了点神。叶沉书攥了把雪抹净剑上血迹低头端详这一地狼藉,拎起方才引敌时被划破好几处的狐裘观视片刻,最后还是仔细叠了几道揽在手中盖住伤口。

  长乐坊中不得动武,吴可好歹还有个被狼咬死的由头遮掩,院子里那假大夫……叶沉书遥遥见着坊中朝某处聚集的人群,下意识停步捏了捏鼻尖。

  “……你这道士!……杀人……坊内……规矩怎能……”

  零星炸起的几声怒喝听起来十分没头没脑,叶沉书上前几步,借着身量越过一众闲人的后脑勺看过去,发现身处包围中心的竟然是纪泽安。

  两人视线撞到一块,纪泽安把叶沉书上下一打量,抿起嘴角干巴巴地露了个笑。

  从被村民指认杀了坊内大夫开始就一言不发的道子睨了众人一眼,隐含的杀气很快让那些带着愤怒和恐惧的吵嚷消弭无踪;他跨过地上的尸体分开人群径直走向叶沉书,伸出双手坦然道:

  “贫道坏了长乐坊的规矩,请叶队正发落。”

  最后叶沉书掏了一袋银钱并承诺回营后从重处罚纪泽安才算了事。藏剑弟子用村民热情递来的麻绳把纪泽安敷衍地捆了几道,拉拉扯扯很不像话的进了马厩,结果牵着马一回身就见纪泽安原封不动地站在原地。

  “纪道长的马呢?”

  “巡山完毕叫唐逸帮我牵回去了。”

  叶沉书沉默片刻,还是动手帮他去了绳子,退开两步上马把右手伸向纪泽安。

  “请。”



  纪泽安不问叶沉书为何杀人,叶沉书亦不问纪泽安为何顶罪,两人就在这无声的默契中回了冰血大营。方进营地哨卡纪泽安就翻身下马,冲叶沉书一拱手算是告别,扭头往自己的帐子走了。

  梁沐久应是在唐逸那听说了他今日的异状,居然还特意让人在马厩候着传话;叶沉书掀帘入帐的态度实在算不上客气,梁沐久倒是不以为意,拢着手炉仰头看他见血的左臂。

  “事情解决了?”

  没什么破绽的试探,叶沉书扶着剑柄一言不发。

  新到不久的指挥大人很是无奈地抿着嘴啧了一声:“罢罢罢,反正——”

  “某在长乐坊的暗线收到消息称浩气已有布防图,欲袭我方辎重;浩气探查前哨已解决,后续事宜劳先生费心。”

  叶沉书一拱手,无视梁沐久目瞪口呆的傻样转身出去了。


  向来好打听的唐逸见他回来了也忙不迭地凑上去问消息,被一句“再多嘴就让陆铭扬睡你帐里”给堵得捂着嘴扭头就跑。叶沉书抬眼望向昆仑积年不化的绵延冰雪,未过三息就被埋伏在附近的军医一把拖进帐子里。

  “要死哦!受了伤还站外头吹风!有本事下次单手拎着重剑去风来吴山!摔不死你——”

  分到他们这头帮忙治伤的是个长歌门的小丫头,年纪不大脾气不小,手边那把刻着“汀兰”的秀气古琴不知砸过多少病患的脑袋;叶沉书顺着胳膊上的力道在胡床上坐了,主动解下护腕把手递过去。他总觉着自己现在似乎有些犯懒,脑子里既不是浩气的计划也不是梁沐久的态度;纪泽安越过人群的打量和笑意,同乘一骑的过分拘谨,含含糊糊暧昧不清,他似乎并不是个爱笑的性子……

  “云江,”

  “哎?”

  “‘晴岚融雪岸’那句,融改成泽吧。”


  快到日入叶沉书才被云江一脚踹出帐子,藏剑弟子难得情绪外露地松了一口气——他承认自己那句话确实十二万分的欠考量,可云江恨不得要作一篇赋来反驳他的架势也着实过于凶残了。

  这丫头自然没有帮他扎护腕的好心,眼下暮色渐重,带着雪碴的风长驱直入灌入袖口,冻的连肩膀都发硬;叶沉书敲敲后颈,终于想起来自己还落了点东西。

  “若不是纪泽安拜托我,谁要这种天气出来逮你!”

  云江这话,过分了。


  梁沐久这人虽说烦得要死,办事倒很雷厉风行;隔天早上叶沉书洗漱事毕去找云江换药——云江威胁敢不来就拆了他的帐篷——就见着外头正乱哄哄地逮了俩人往指挥的帐子里送。唐逸向来不放过热闹,钻头钻脑四处晃了一阵,主动跑来跟自家队长分享新八卦:“梁指挥这算新官上任三把火?逮的都是哪的小喽啰?”

  叶沉书不理他,唐逸也不觉无趣,摸着下巴哼哼唧唧:“若是要立威也不至于选这等杂鱼开刀……叶哥你就没点想法?”

  向来寡言的藏剑弟子绕开这一团乱麻径自往云江的帐子走,半途突然没头没脑地出了声。

  “看着陆铭扬。”


  万万没想到叶沉书也是个言出必中的,没几天就有风声说那俩浩气细作在审讯时咬上了陆铭扬。

  细枝末节且不论,这简直就是照着叶沉书脸上抽巴掌说他识人不清引狼入室,连带唐逸都要跟着背锅;唐门弟子气的跳脚,被打包塞过来的陆铭扬倒很老实,安安静静缩在角落捣鼓了一个白天最后献宝似的递上来一个被勉强拼好但仍然无法动弹的机关小猪。

  晚饭那阵陆铭扬的惨叫恨不得能传到长乐坊。

  连云江都对叶沉书近日的冷静啧啧称奇:“看来平日看不惯你的人很多嘛,这着急忙慌落井下石的……哎哟叶少爷你手上这什么伤——怎么跟丫头们学女红似的?”

  换药事毕,叶沉书拢好护腕拎上轻重双剑出去准备巡山,牵了马刚在营地入口站定,就见陆铭扬居然穿着身寻常的明教弟子服笑嘻嘻地同他问好。

  “……唐逸呢?”

  “这两日气的太过没注意身体,染上风寒了,刚吃过药还在睡。”

  叶沉书面色一寒,手扶剑鞘已是个十足威胁的架势:“回去。”

  “还是说你想去地牢寻同袍。”


tbc


热度 13
时间 2017.10.16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