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西窗凉月

(´;ω;`)嚎哭,打滚,写写写(这玩意已经不会说话了)

山衔好月来:

 @灰鸽子 


一般来说,作者打算写长篇就是她作死的开始。


人设怎么搞,故事开头到结尾人的环境变化和场景经历要哪些,主线是什么,矛盾冲突的节点在哪里,故事背景放在什么地方合适,人物的感情纠葛和发展怎样合理,作为读者通常只觉得好看不好看,而作者要在这十八层炼狱里滚一遭,然后找个地方嗷啕大哭:“我卡文了!”


所以鸽子写西窗的时候经常可怜巴巴:“这样行么?”“我去想想。”“我卡文了QAQ”,但是,长篇嘛,不像短篇,短篇是刺客匕首,白进红出,事情讲个囫囵,要的就是痛快,干净利落一击即中,长篇能写完就已经可以给予莫大嘉奖,作者但凡有一些开拓文风的心,想锻炼自己,就必须要作这一回死,长篇难,像安顿三军,背着粮草远征,路漫漫其修远兮。


故事怎么讲,作者再一次非常作死地选择了相对病态的人格,主角之所以是主角,必然性格饱满某些地方出彩,招人喜欢,安稳来说写个风流倜傥温润如玉更轻松些,然而鸽子从动笔写二少的无痛症开始,简直就在开头明晃晃地“我来作死啦”,好嘛,开头把陈年旧事推读者眼前,为后面的BE理直气壮起来,我不食人间苦痛,而你有幼时心魔,按作者所言就是慕恋不得的一见钟情和不死不休的相杀证剑,背景放阵营,估摸着一开始这一块没有仔细想,卡文的时候在这别扭得死去活来,两个人的感情纠葛向来不够撑起一个比较大的故事框架,虽说“境界有大小,不以是而分优劣”,但是独独只有儿女情长在长篇里必然单薄,铺陈背景时配角也理所当然进来打个滚,多方就位就等幕布扯开,求一个花好月圆或者“落了个茫茫大地真干净”。


合格的作者不会怜惜角色,长篇的创作背景下多半时间是一个冷静的布局人,私心也重,几乎不为外界左右,读者嚎啕大哭的时候可能作者还在想怎么把后面的情节圆回去,从创作者视角来看一篇文章和从读者视角来看是两回事,前者向来严苛,作为吃白粮的其实没什么资格要求作者,但是厚颜无耻如我,常想自己喜欢的作者每一篇都是一个进境,玩弄文字者众,慎而待之者少,有天赋的更寥寥,希望鸽子写东西能一如既往惊艳我,如当初一眼看中她文章里万物有声色,远景入画中。


结局是求仁得仁,剑归故里,来的从来处来,去的回去处去,陈年旧事都可以做酒一瓮,埋在桃花树下,来年再开可醉倒听书人。








哼,上次夸你你说当不起,那我就中规中矩说你了,我还想次明唐(原地打滚)



热度 5
时间 2017.07.20
转载自 山衔好月来
评论
热度(5)
  1. 灰鸽子山衔好月来 转载了此文字
    (´;ω;`)嚎哭,打滚,写写写(这玩意已经不会说话了)